初中生宿舍遭烫脸被逼跳裸舞 校方称无法管理(图)

  初中生宿舍遭烫脸被逼跳裸舞 校方称无法管理(图)
  初中生宿舍遭烫脸被逼跳裸舞 校方称无法管理
  2011年12月21日 07:43
重庆晨报 :肖庆华
  

刘嘉的左脸被烫伤留下的疤痕
  

12月12日下午2点,合川凉亭中学初二男生刘嘉和刘小军几名同学,呆在操场一角,神情沮丧。因为11月23日晚,刘嘉被外号叫“眼镜”的同年级学生秦兵,用打火机和烟头在手臂、胸部和脸部烫了10多个血泡。刘嘉和刘小军被从被窝里赶下床,在寒夜里穿着内裤裸身跳舞。
  

刘嘉的左脸被烫伤留下疤痕,西南医院烧伤科医生诊断称康复需要很长时间。
  

今秋开学,刘嘉就读的合川盐井中学搬迁,初二、初三几个班转到了合川城区的凉亭中学借读并住校。“我们每月给他400块生活费,他很节约,都有剩的。”刘父刘高华说,12月2日是周五,他和妻子打工回家发现儿子老是躲闪,脸上有疤痕,“他说是自己摔的。”而十几天前,刘嘉竟向婆婆张口要100元钱。父母轮番追问,刘嘉哭着吐露委屈:要钱是买烫伤药,悄悄擦。
  

原来,11月23日晚上9点多睡觉前,睡在上铺的同学秦秀川、高峰和刘家艺在吹牛,睡下铺的刘嘉接嘴,说了句带“杂种”二字的话。高峰和两名同学下床,把刘嘉压在床上挠痒痒,随后高峰再次将刘嘉压在床上,刘嘉挣扎间,高峰扇了他两耳光。刘嘉捂着被子不敢出声了。
  
初中生宿舍遭烫脸被逼跳裸舞 校方称无法管理(图)
  

高峰回了上铺,一个戴眼镜的黑影叼着支烟窜进屋。“眼镜问我啷个回事,我说跟他闹毛了。”高峰说,眼镜掀开刘嘉的被子,打燃一只打火机,问:“晓不晓得我是哪个?”
  

“不晓得。”刘嘉刚说完,左臂一阵疼痛。眼镜不顾他的哀求,将烧得发烫的打火机金属片,一次次杵到了他的双臂上。
  

“你为啥子弄我?我没惹你。”刘嘉问。“哪个喊你把高峰惹毛了!”眼镜恶狠狠地说。高峰也看不下去了,他请求眼镜不要再折磨刘嘉了,但眼镜重新打燃火机,一次次将烧烫的打火机金属片,按在刘嘉的胸口上……宿舍其他8名室友不敢出声,刘嘉的手臂、胸口和脸上共落下了11个血泡。前天,他脱下衣,记者看到,胸口的血泡最严重。
  

当晚折磨完刘嘉,“眼镜”将已脱衣睡下的刘小军叫起来摆布。高峰事后在材料中写到,刘嘉和刘小军被逼跳舞。
  

“我不跳,他还拿拳头打我们。”光身只穿了内裤的刘嘉和刘小军,被折磨到临近12点,两人都被冻僵了。眼镜临走时威胁两人不要报告老师。第二天上课,刘嘉低着头,生怕老师发现伤情。“血泡痛得很。”有同学拿了些药给刘嘉。
  

两天后,眼镜被“开除”了,离校前还曾到宿舍询问谁告了他。“我们都怕他报复。”同学们说。
  

学校德育处陈主任告诉重庆晨报记者,肇事学生事后自动退学,而非开除。秦只是这学期从贵州来试读的,没转档案。但他惹是生非,校方和家长都无法管理。刘嘉被烫伤后,并没有及时跟老师反映。10多天后,刘嘉的家长找来,学校才知此事。校方全程陪同双方家长协商赔偿,也建议刘家报案。刘高华说,事后对方已支付1000元医药费,但只够抹一个月的药。
  

陈主任还说,这事没有太大的影响,所以也没上报教委。据了解,合川派出所出面调解,秦家拿出两套赔偿方案供刘家选择:一次性了断,或等到刘嘉治好了病再报销医药费。刘家到昨天仍未考虑好如何选择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